精彩小说尽在霍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剑气凌云

>

剑气凌云

振东 著

奇幻玄幻 陈凡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振东”写的《剑气凌云》。主要讲述的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可他却无论如何都回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画面,一处满是沟壑的山腰。两个衣着古素的女子,还有满脸狠辣的叶嵇,除此之外一片空白。相关记忆就像被人用刀割去一般。而且今日清醒后,他看到叶嵇的身影内心会莫名恐惧,这一切都在说明,昨夜之事绝不是老妪所说...

来源:fqxs   主角: 陈凡陈凡   更新: 2023-02-28 07: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剑气凌云》,是作者“振东”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凡陈凡。本书精彩片段:“十年?!”陈凡惊呼,他今年14岁,若是按老者所言的话,自己起码要24才能看那本书虽然他没听懂那本书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他隐隐可以猜到,那本书一定不一般,说不定学会之后就可以像那两人一般,踏空而行想到这他再次开口询问:“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快一点,十年有点太长了”谁知叶嵇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抬手拍了他脑袋一下,满脸严肃道:“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步走,切莫眼......

第四章 墨羽

“呵呵,你昨日抬棺材时饿晕了,是老头子把你背进来的,至于你父亲已经安置好了,你快吃点东西,一会让你干爹带你去看看。

老妪扶着床边缓缓站起,继续道

“这老头子又开始了,天天就知道砸那些破玩意,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人要。

语罢,便扶墙而出,在屋外为陈凡寻找吃食,因为她双目失明,所以没有看到后者脸上的那抹疑惑和异常。

“饿晕了?陈凡揉了揉脑袋,陷入了回忆中。

他的潜意识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可他却无论如何都回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画面,一处满是沟壑的山腰。

两个衣着古素的女子,还有满脸狠辣的叶嵇,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相关记忆就像被人用刀割去一般。

而且今日清醒后,他看到叶嵇的身影内心会莫名恐惧,这一切都在说明,昨夜之事绝不是老妪所说的那样,而且这两人也绝没有看起来那么普通。

很快一个想法在其心中浮现

逃!

“想什么呢小子,快吃饭,吃完饭好干活。

陈凡闻言一个激灵,不知何时屋外的敲打声已经消失,而叶嵇也不知不觉得来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他手中端着的那盘白花花的馒头,许久未进食的陈凡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没….没什么。

他随口回复,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馒头,反复打量。

“看什么呢,难道你还怕老头子我害你啊。

陈凡闻言嘿嘿一笑,这简单一句话似玩笑又似打探口风,搞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两息后他内心一横,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略显甘甜的麦芽香气瞬间充斥他的口腔。

此时他也顾不上老者是不是好人了,一个接一个的吃了起来。

看着疯狂进食的陈凡,叶嵇笑着摇了摇头。

“慢点吃小子,这些都是你的,别噎到了。

可后者哪有心思回复他,随意点了点头后,便继续暴风吸入,短短一炷香的时间。

方才冒尖的盘子已经一扫而空,陈凡坐在床上,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心生一计。

“叶伯,我吃饱了,要不我们去看看我父亲的墓吧。

“昨天都没能给他老人家入土磕头,我今天去补上。

此话一出,叶嵇眼底闪过一抹警觉,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还是被陈凡捕捉到了。

后者嘴角上挑,内心冷笑

果然有问题。

老者则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干笑两声,缓缓开口说道

“你父亲那我都安排妥当了,你放心吧。

“而且今日我还有点事,顺便教你一样手艺,不如明日再去?

“好。

陈凡爽快应答,他知道老者看似在商量,实则是在通知自己。

毕竟自己是人家买回来的,相当于叶嵇的奴隶。

来到屋外,他总算看清了方才老者在砸的东西,那是一块铁片,一旁的火炉不断喷射火舌。

叶嵇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得意地指向铁片

“你小子运气不错,第一天来就有了生意,一会你站在我身边仔细看,用心去感受学习知道吧。

陈凡点点头,紧随其后,炉火边炙热的高温包围两人。

豆大的汗水不受控制的开始低落,老者仿佛习惯了一般,随手拿起一把长夹子将铁片送进火中。

等待期间还不忘和他讲解

“这个叫做熔炼,依靠高温讲铁软化,以便方便打造我们想要的形状。

“炉火的温度和熔炼的时长需要你自己去体会,不同的理解会赋予物品不同的效果。

说着他将烧红的铁片拉出,放在石墩上,开始敲打,锤子每次落下,铁片上都会落下些许残渣,在风的冷却下,逐渐变黑变成铁沫。

“现在就是捶打塑形,一般来说找我们打造的都是长剑,你只需要将这块铁尽可能的打造成那个形状,至于那些造型奇异的,你还接触不到,我就不说了。

说罢,他继续将铁片放回火炉中,如此反复不断敲打。

很快一个普通的长剑形状便出现在两人眼前。

陈凡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内心有些惊愕。

没想到看似不起眼的小老头竟是一个铁匠,要知道在当时铁匠可不是一般吃香,可叶嵇的住所却如此荒凉,与他的手法完全不成正比。

他默默记下方才老者的一举一动还有每一句话,也算为自己逃跑后的生活留一个保障。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者忙碌的身影戛然而止,随着噗的一声,蒸汽四起。

叶嵇神色激动的举起手中之物,那是一柄通体漆黑的佩剑,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两个简单的木片做护手,看起来十分廉价。

陈凡顿时感觉自己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也明白了老者为何会过得如此寒酸,就这技术拿出去还不够丢人的呢。

人家再不济,看起来还算不错,让人有想要买下的欲望,可眼前之物黑的像个煤炭,除了形状没有一点可以说得上是佩剑。

更无语的是,叶嵇竟把这个黑煤球送给了自己,而且还要自己给取个名字。

陈凡人都麻了,现在他的脑袋里只有两个字,丑,黑。

可他又不能说,这要是说出来就是站在叶嵇的鼻子上打他的脸了。

思虑再三,他决定将这个严肃的问题抛回老者。

只见其嘿嘿一笑,略显憨态的挠了挠头

“叶伯,这么漂亮的剑,我真不知道什么名字才能配上它,不如您赐个名?

“哈哈哈哈哈!好小子!后者仰天大笑,似乎很吃这一套。

“我就感觉你不简单,如此年纪就能分辨剑的品质了,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呃……..陈凡内心一阵非议,看来这老头不仅技术烂,而且还没有自知之明。

“这样吧,此剑以黑色为主,剑体轻薄不如就叫墨羽吧。

“墨羽。

前者轻语,打量起手中的黑炭,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看到了剑锋上隐隐有波纹流动,行如流水,荡漾不绝。

而且这波纹似乎有一定规律,就像不断循环着一幅画面。

陈凡深受震撼,同时对老者更加好奇。

就目前来看他对自己没有敌意,可既然没有敌意,又为何要联合老妪欺瞒自己,而且那段记忆又为何会消失。

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一块破旧的废铁被扔到了自己脚边。

“小子,看了这么久了,动手吧。

“我?陈凡不可思议的看向叶嵇,嘴张得老大,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不行吧,我就看了那么一会,我……

可叶嵇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上前将他拽到火炉旁,沉声呵斥道

“让你做你就做,哪那么多废话?

“一会顾客就来了,你拿不出货怎么和人家交代。

“顾客!?

此时陈凡猛然醒悟,原来刚才老者所说的第一天就有了生意,是自己的生意。

这不是扯呢吗,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出来的东西怎么给人家。

到底是叶嵇疯了,还是他在做梦。

来不及多想,老者已经将锤子递到了他的手上,同时脸色阴沉的站在一边。

他看了看手中的锤子,又看了看旁边吞吐火舌的熔炉,只好硬着学起老者刚才的步骤。

嘭嘭嘭!

敲打声持续不断,一遍又一遍熔炼,塑形,淬火,可不管他怎么折腾,那铁片始终无法成型。

陈凡大口喘着粗气,不断用舌头舔着已经干裂的嘴唇。

如此情形,就连叶嵇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只见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抓起前者的手,一下下捶打在赤红的铁片上。

嘭 嘭 嘭

他的动作很慢,但十分有效不出几下铁片已经有了剑的雏形,就在陈凡以为老者要手把手传授自己时,后者却停下了动作。

“好了,这就够用了。

“啊?这就行了?陈凡喘息道。

“嗯。

老者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出现。

黑夜很快降临,无尽的黑暗吞噬着这方天地,破旧的小院中只有那炉剩火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此时正值蚊虫肆虐的季节,年幼体稚的陈凡自然成了蚊子的最爱。

“叶伯,你在等什么?

叶嵇没有说话,依旧站在那里,脸色已经有了些许阴沉。

又过了半柱香,前者已经被咬的体无完肤,以各种奇怪的姿势瘙痒,中途老妪也多次出来劝两人进屋,老者始终不为所动,就站在那里。

不仅如此,他还不允许陈凡进屋,要他在这里一起等。

陈凡对此虽有不满,可如今寄人篱下又不能说什么,只得在这里继续当蚊虫的血食。

夜越来越深,老者的脸色也越发难看,就在前者要忍不住了的时候,老者开口了

‘“来了。

话音落下,陈凡抬头看去,黑暗中一道白色身影正在不断靠近。

“叶老,我的东西好了吗?

人未至,声先到,是个女的。

“东西自然准备好了,不过这时间。

叶嵇高声回应,话语中不满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今日宗门有事,耽误了些,还请叶老理解。

话音落下,此人已然来到火炉旁。

陈凡看着她,总感觉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再加上此人以白纱掩面,可以看到的只有眼睛。

“晚辈萧云,见过叶老。

………………………………

《剑气凌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