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霍少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宋知仪萧缙

>

宋知仪萧缙

三尺锦书 著

宋知仪 穿越重生 萧缙

热门新书《宋知仪萧缙》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三尺锦书”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我身为一家之主,卖这点东西还用跟你说?你这般大呼小叫,指责婆母,有没有教养?”“我没有教养,但我有脸!”“放肆!”“谁家没脸没皮会侵占儿媳的嫁妆,咱们出去说道说道,看侯府的脸往哪儿放!”“你敢!”柳云湘站起身,“我夫君死了,手上这点依靠又没了,我有什么不敢的!”老夫人沉下一口气,“卖这些铺子是为筹银...

来源:cd   主角: 宋知仪萧缙   更新: 2023-02-28 15: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宋知仪萧缙是《宋知仪萧缙》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三尺锦书”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三夫人,怎么只喝茶呢,来,我与你喝杯酒”柳云湘心中顿时一紧两人又不熟,身份地位也差了一大截,喝什么酒呢而且慕容令宜一过来,大家伙都有意无意往这边瞅柳云湘看着面前这杯酒,心思转了转,猜想这慕容令宜可能是看到那胭脂红了,心里又恨又无奈,面上只得赔笑道:“我不会喝酒”“一杯而已”“真不能喝”“三夫人不给面子?”“……我染了风寒,早上喝了药,大夫吩咐不能喝酒”“真的?”“不敢骗郡主”“......

第19章

老夫人午睡刚醒,由玉莲扶着坐到太师椅上,抬起眼皮扫了柳云湘一眼,脸色沉了沉。

“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嫁进侯府多年,还是没有规矩。

柳云湘没心情跟她废话,直接问道“母亲把绸缎庄、胭脂斋和城郊百亩良田卖了?

老夫人端起茶盅抿了一口,“有这事。

“那些都是我的嫁妆,当初拿出来是为了接济侯府,您要卖竟一声都不跟我说!

“你的嫁妆是带进侯府的,入了公账,自然就是侯府的东西。我身为一家之主,卖这点东西还用跟你说?你这般大呼小叫,指责婆母,有没有教养?

“我没有教养,但我有脸!

“放肆!

“谁家没脸没皮会侵占儿媳的嫁妆,咱们出去说道说道,看侯府的脸往哪儿放!

“你敢!

柳云湘站起身,“我夫君死了,手上这点依靠又没了,我有什么不敢的!

老夫人沉下一口气,“卖这些铺子是为筹银子打通关系,好让你二哥早日回家。

“这案子就快结了,您至于这么急?

“那严暮喜新厌旧,哪日厌弃你二嫂了,你二哥还在牢里,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

柳云湘冷嗤,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等你二哥回来重振家业,到时补贴你就是。

柳云湘心思转了一转,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是没什么本事了,这便把管家权交出去,母亲另请人主中馈吧!

说着,她将一大串腰牌放到桌子上。

老夫人烦躁的摆了摆手,“当初让你掌家是给你脸,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便交回来吧。

从东院拿出来,谨烟连连叹气。

“夫人,咱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她吃进去还能吐出来?

“奴婢为您心疼。

柳云湘眸光一沉,“那我们去讨回来?

“能讨回来?

“需用点非常之法。

入夜,柳云湘带着谨烟从后门出来。

春夜里,长街上很是热闹,一眼望去,灯火璀璨。

柳云湘许久没有逛过夜市了,父亲是礼部侍郎,恪守礼教,同时对子女们也是严加约束。

她记得十四岁那年偷偷带弟弟出来逛过一次,那次玩疯了,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被父亲逮正着。

于是她被禁足三月,而弟弟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打。还是母亲哭求了一晚上,才算是轻饶了。

现在想来,很久远很久远的事了。

柳云湘一会儿看首饰,一会儿看小玩意,很快就买了很多。谨烟见她难得高兴,也不拦着,只管付钱拿东西。

这时两个妇人在前一边逛一边说话。

“明日官府要开仓卖粮了,市面上六百钱一石,粮仓只卖四百钱,便宜不少呢!

“前年大雨漫了粮仓,不知道里面的粮食有没有发霉。

“可不是,虽然便宜,但买到发霉的,只能吃哑巴亏。

“反正我家那口子说了不买。

柳云湘听后,微微叹气,看来老百姓对于买粮仓的粮食并不热衷。

户部每年都会卖掉粮仓里贮存四五年的粮食,腾出地方存当年的新粮,但每年买粮的百姓并不多,打发不掉的就随意处置了。

这个随意处置,其实是一个很大的纰漏。

自太子监管户部以后,盛京的粮仓已经慢慢被搬空了。他用粮食勾结北金,意图谋反。如今虽然被废,但他的余党仍在运作。

上一世,北金攻打镇北关,准备粮草的时候,才发现盛京的粮仓空了。

接下来就是饥荒,那时候别说发霉的粮食,树皮都扒光了。

柳云湘看到炒芝麻糖的,闻着特别香,于是让摊主称了几块。

谨烟跟在后面付钱,一转身见子衿杵到了跟前。

“你从哪儿冒出来?

小丫头高高瘦瘦的,也不说话,只将一个小瓷瓶给了柳云湘。

柳云湘接过去,仔细装进袖袋,而后给了小丫头一块芝麻糖吃。

小丫头吃了一口,大概觉得好吃,伸手还要。

柳云湘拿出来一块自己吃,其余的都给她了。

谨烟又一个错眼,子衿就消失了,不由抹了一把冷汗,“夫人,她是不是会什么妖法?

柳云湘笑,“这就叫高手。

白玉桥那边有人在打斗,百姓们纷纷四散。

谨烟忙要拉柳云湘往回走,她却迎着逆着人群往前。

“夫人,危险!

柳云湘拍了拍她的手,“你先回家,我晚一些回去。

说完,她小跑起来。

隔得不远,她看到严暮沉着脸站在桥头,胳膊受了伤,染红了衣袖。

她抿紧嘴巴,自衣袖拿出那小瓷瓶,将里面蛇毒倒到帕子上,朝着严暮跑过去了。

《宋知仪萧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